網絡營銷熱線:400-009-1619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企業頭條 » 企業戰略 » 正文

                公眾號的生態和病態


                  2006年6月,豆瓣創始人阿北在北京798藝術區的01商務樓3層租下一個房間,作為豆瓣的第一個正式的辦公室。參觀豆瓣新辦公室時,阿北順便帶我在798轉了轉。那是我第一次來798,作為全世界最年輕的藝術區,798當時已經名聲在外,據說有300位藝術家在那里生活或創作,因為那片廢棄的廠區房租很低。
                  豆瓣也是因為租金低廉選擇了798,不過阿北跟我說,藝術家發現了798,但隨著798變得越來越熱鬧,越來越多的藝術商人涌入這里,他們會哄抬房租,并慢慢把真正的藝術家從這里徹底擠走,早晚有一天,798將變成一個沒有藝術家的藝術區。
                  這種事兒其實很常見,越是我們寄與厚望的事物,越是可能走向我們期望的反面。比方說,互聯網。
                  互聯網最初的設計思想是去中心化的、開放的,因此互聯網的物理結構是去中心化的、開放的,受此影響,互聯網的價值觀也是去中心化的、開放的。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互聯網向商業機構開放,互聯網開始了全球性的爆炸性增長。在此過程中,一些公司成長為超級巨頭,成為一個個實質性的中心,同時,他們在開放的互聯網上構建起一個個封閉網絡。
                  始終有人不滿這種商業后果,決心用新的技術重建去中心化的網絡。他們找到的新技術,可能是P2P,也可能是區塊鏈。
                  微信公眾號江湖的情況也差不多。
                  微信公眾號是一個了不起的創新,在某種程度上它是最接近博客(blog)的寫作平臺,提供了最多的作者自主控制,和最少的平臺干預,同時,相對于缺乏傳播手段的博客,公眾號自帶傳播環境。再加上贊賞、廣告等經濟系統,以及原創保護等積極的知識產權保護機制,可以說公眾平臺提供了史上最好的寫作平臺,或者說,公眾平臺構建了史上最好的個人寫作生態,而且在公眾平臺上線6年后的今天,它仍然沒有遇到一個像樣的競爭對手。
                  不少寫作者會把自己的文章轉帖到頭條號、大魚號、微博、知乎等其他平臺,以便擴大文章的傳播,或者薅其他平臺的羊毛,領其他平臺的獎勵。但通常他們不會把其他平臺當成自己的大本營,在他們心中,只有微信公眾號這一小塊地盤,才是屬于自己的。
                  不久前,擁有981個微信公眾號的量子云,以38億元的估值被上市公司瀚葉股份收購,上海證交所對此提出風險警示,因為量子云僅有50個編輯,平均每個編輯負責20個每日更新的公眾號。這讓我們驚覺,原來在公眾平臺上活得最好的竟是它們。
                  火星試驗室這樣描述過量子云的流水線式寫作:
                  這是一套流水線式的內容生產方式。實習生們入職后,編輯會發來一份PPT,相當于新媒體寫作培訓。內容不多,重點是標題,改一字天差地別;開頭要用熱點事件引入,文中娓娓道來地講故事,以升華結尾,勵志感人。編輯還會推薦一些同類型的公眾號供參考,大學生們從中尋找選題,學習更利于傳播的寫法。
                  騰訊投資“差評”事件之所以引發巨大爭議,是因為這筆投資關心投資回報遠超過關心平臺生態,它傳遞了一種寡廉鮮恥的價值觀。讓人難以想象的是,差評的投資人和大老板,竟然是傳統媒體出身的徐建軍。但讀一讀兩年前徐建軍在接受采訪時說的話,就不難理解為什么是他投出了差評。
                  徐建軍曾經與人合伙創辦了一家新媒體培訓學校,該校“校長”寂然說:“我們不是一個做號的公司,但我們是一個有很多號的公司。只要掌握了方法論,每個人都能打造爆款文章,10萬+不在話下。”經過這所學校的三個月培訓,沒有任何投資理財和資產配置相關知識的人,可以接手公眾號“財富合伙人”的編輯運營;沒有女朋友的宅男,可以編出催人淚下的情感爆文。
                  徐建軍說:
                  “這是我們的生態,我們能夠像工廠那樣標準化生產內容,意味著可持續性。第一,整體的質量不會有大的下降,第二,易于新的團隊的接手,否則的話只是偶然性的,那么多微信公眾號,沒有多少具備可持續的商業價值。”
                  你完全看不到一個媒體人對文字、對內容起碼的敬畏,所有的內容都是流量,是帶貨,是精心盤算后的商業的一環。他們把流水線上那些用固定套路批量生產的內容,稱為“好內容”。
                  這些做號公司之間也存在鄙視鏈,據說量子云就禁止他們的做號工人洗稿,他們寧可讓那些不諳世事的孩子憑空編寫充滿哲理的人生故事,去啟迪他們的成千上萬的渴望被引導的讀者。
                  商業是現代社會的一種核心驅動力,同時,商業很可能也是一種重要的破壞力。大量的從流水線上下來的、沒有靈魂的、假裝真誠的內容,已經充斥微信公眾號,公眾平臺這個曾經近乎完美的內容生態,在商業力量的強大作用之下,日顯病態。
                  根據新榜發布的《2017年中國微信500強年報》,2017年微信公眾平臺平均閱讀數下降24%。不好說這種下降在多大程度上應該歸因于參與瓜分用戶時間的產品的增多,但內容的同質化、內容生產的工業化,必定難辭其咎。如果用戶規模巨大的麥當勞、肯德基都被稱為垃圾食品,我想把這些“像工廠那樣標準化生產的內容”稱為垃圾內容,應該也是恰當的。
                  自從有了商業力量的介入,個人表達就變成了一種可以批量制造的工業制品。這件事歷史上一直在發生著,但規模如此之大,影響如此之大,先前還從來沒有過。大量的商業機構像惡性腫瘤一樣,寄生在微信公眾平臺上,截留了公眾平臺對個體寫作者的賦能,讓自己瘋長。其中或許也有一些良性的,誰知道呢。
                  就像798對藝術家的擠出,確實是一件無可奈何而又無可避免的事。今天的企業喜歡把發布會搬到798去開,以使自己顯得有點藝術氣質。這就是商業,除了接受它,我們還有什么更好的選擇嗎?






                  本文轉自虎嗅網,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將立即處理。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秒速赛车网址